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我来弥补 - 极品小村医

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我来弥补

夏雨回应一句,双眸盯着棋盘,直接展开凌厉的攻伐之势,将白发老人这名牢棋手,给逼的步步后退,很难组织起招架之力。 这让白发老人目光一凝,眉头紧皱,发现自己真小瞧了面前的清秀小子,想到他在棋道上的造诣如此之高。 对此,老人不死心,想要反击,然而却发现棋盘之上,夏雨的大军压境,将他逼的连楚河汉界都越不过,因为越过就是死,凌厉的攻伐之势内,暗藏完美的防御。 老人又气又乐,看向夏雨清秀而又认真的脸色,无奈道:“你小子还真懂得藏拙,这一局我认输!” “好!” 夏雨忘记了自己的事情,陪着老人连下七局,每一局耗时都很短,秉承落子无悔大丈夫的原则,依旧将老人杀的片甲不留。 这让白发老人面色发黑,直接瓮声喝道:“不玩了,你这小子是从哪疙瘩里面蹦出来的,棋技这么高超,真是个怪胎,对了,你之前说让我帮什么忙?” “我户籍没有,之前给你提过,脑袋受过伤,失去了记忆,被人所救,如今忠人之托,陪着一位女孩来上学,同时照顾她。” 夏雨见老人不下了,想起自己的正事儿,瞥向老人面色一样,觉得自己平白让人帮忙是不对,连忙说:“如果你可以帮我,我可以帮你治病!” “治病?你小子别吹牛不打草稿,你能看出老头子身上有病?” 白发老人目光惊异,被夏雨的话给惊得不轻,他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,当然知道自己有病,不过眼下故意质疑道。 夏雨微微皱眉,望着他的面色,点了点头:“中医以五行划分人体五脏,讲究一气通,则百病难生,血为基,旺则长寿,弱则……” 夏雨话语没有多说,却令白发老人皱眉道:“你小子到底是什么人,知道的这么多,中医擅长者,那个不是七老八十的,你小子年纪轻轻,就敢出师救人?” “你面色呈现,肾脏不好,应当注意饮食,忌酒与辛辣。” 夏雨微微摇头,对于老人的身体,心中有了一个大概的判断,同时告诉他这句话,明显是透着另一层意思。 因为老人明显犯了忌嘴之事! 对此,白发老人不由心中微微一惊,因为他是一个无辣不欢的主,每顿饭没有辣椒,可难以下饭,同时肾脏的确有点隐疾,连省城名医都束手无策,他的医治之心也就渐渐的淡了,顺其自然。 然而,夏雨接连道出的话语,令他不由凝声试探性问道:“若你说的都是真的,此病当如何医?” “我的事情你还没给我一个答复呢!” 夏雨虽然示意,但并不代表他傻啊,如今自己入学的事情还没办妥,铁定不能被这老家伙把话给套出去。 同时夏雨能感觉到,这老人能够随意进入校长的办公室,那么定然不是常人! 于此,白发老人不由乐了,微微摇头:“这个事情我帮你搞定,没有户籍的确难办,这样你先入学。” “好,你将我和一名叫萧雅的女孩,安排在同一个班级,过后你找我,我帮你治病!” 夏雨起身向门外走去,异常干脆,将和老人之间的事情,当做了交易。 白发老人不由气乐,喊道:“小子,你等等,老头子姓陆,单子一个仓,你啥?” “不知道,他们都叫我阿牛,你可以这么称呼我。” 夏雨头也不会,走出门外看到萧雅,不由露出单纯无害的和煦笑意,上前用手语比划道:“忙完了么,我带你一起去吃午饭!” “呀呀!” 萧雅清点小脑袋,跟着夏雨一同离去,去校外门口的小餐馆,准备吃午饭,因为现在日头大高,明显是中午了。 对此,白发老人路仓站在校长办公室的门口,看着夏雨和萧雅离去,不由嘀喃出声:“有趣的小子!” “司……老爷子您怎么来这了,我就去趟厕所,您就没影了,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,找遍了整个学校,我差一点打电话回去,让人过来找您。” 一位板寸头青年,穿着便装,身上隐约散发着热气,明显之前经历一番剧烈运动,此刻小跑过来,微微喘气道。 陆仓不在意道:“自家地盘,我能出什么事,去帮我查一下那个小子的底细,现在就去,我在这里有点事要办,毕竟是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啊!” 陆仓想起夏雨之前的一句‘受人之托、忠人之事’,忍不住一阵莞尔,觉得现代有这样的年轻小子,品德皆优,真的是不多见了。 对此,板寸头青年目光惊异,顺着陆仓的视线,望向夏雨离去的背影,不由心中微惊,暗暗纳闷这小子啥情况,居然能让老爷子替其办事,这面子可不小啊! 不说这个县城还有滨海市,单单老爷子跺跺脚,整个东州都得颤一颤,因为这个县城的外围,就驻扎着一个军区,位列八大军区中的第三位,而这位陆仓老爷子,嘿嘿…… 当下,陆仓想要查夏雨,估计要失望了,很难查出什么。 而夏雨和萧雅宛若金童玉女般,来到一个小餐馆,点了一个素菜和两碗面,便吃了起来。 同时出门在外,夏雨本能的想要保护萧雅,看着她低头吃面的乖巧样子,不由柔情笑道:“慢点吃,不够吃,我这里还有!” “呀呀!” 萧雅可爱的脸蛋涌现一抹腮红,带有羞意,不让夏雨这么看着他,让他也赶紧吃饭。 夏雨忍不住柔情一笑,眸中闪过怜爱之色,自言自语到:“必须治好萧雅的聋哑,既然上苍瞎了眼,让如此一位善良的女孩遭受此折磨,那就由我弥补上天这份过错!” 夏雨嘀喃着,语气之中透着一股坚定,为了治好萧雅,夏雨觉得自己可以付出任何代价! 当下,两人吃过饭之后,刚出门,一辆奔驰敞篷车,迎面直接撞了过来,令夏雨眼神锐利,单手揽起萧雅那不堪一握的羸弱柳腰,本能躲避开来。 不过在周围路人的眼中,夏雨和萧雅分明即将要被这辆车撞到,顿时响起一声声惊呼。 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