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第一分身 - 极品小村医

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第一分身

如今,无尽虚空内。 夏雨拎着手中,如同小羊羔大的朱厌,看他浑身赤红,眼睛凶巴巴的等着自己。 夏雨不忍道:“流氓蛋,真要那么做吗,强行抹灭掉他的神志。” “修炼界,本就强者生,弱者死,这么多年过去了,老大你还不明白吗?”流氓蛋奶声奶气说着。 夏雨叹了口气,心中不想就这么,斩杀一个和自己,无仇无怨的生灵。 可事已至此,大分身术的修炼,必须进行,不然自己的修为提升就太慢了。 为此,夏雨闭着眼,拎着小朱厌,让流氓蛋来做这种事情。 流氓蛋光滑的蛋壳上,闪耀起朦胧白光,笼罩在这个小朱厌的身上,引得他惊恐叽叽大叫着。 同时,夏雨感觉一团温和力量,将自己包围,天旋地转的感觉传来。 夏雨睁开眼,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,四周黑漆漆的,流氓蛋漂浮在自己的四周。 而自己,自身金光灿灿的,宛如金子铸造而成。 在脚下,那只小朱厌被流氓蛋束缚住。 流氓蛋凝重说道:“老大,准备好了吗,这里是朱厌了识海深处,现在先要斩你一部分神魂,可能会导致记忆也被斩掉,你想好了。” “什么,等等,为什么记忆也会被斩掉?”夏雨陡然惊怒道。 流氓蛋耐心解释:“这个是必然的,神魂缺失,记忆缺失都是小事,我最担心的是你承受不了这种剧痛,而导致你自身溃散。” “呼,我想想。” 夏雨陷入考虑之中,内心陷入挣扎之中。 可流氓蛋却替他做了决定,蛋壳表面,散发出一道乳白的光芒,化作一柄利刃,斩向夏雨的身体,将他一分为二! “啊!” 夏雨一声惨叫,充满无尽痛苦之色,身躯都在颤抖,那种感觉简直痛入骨髓,而且仿佛自己的身体,瞬间被撕裂。 为此,那一半被斩下的身体,被流氓蛋以秘法包裹,尽数笼罩到那只朱厌身上,渐渐的将他吞噬! 这整整持续了半个月! 夏雨犹如受到重创,回归自己的身体内,连吐数口精血,若不是有道台相助,镇压己身。 夏雨真觉得自己会,瞬间晕厥而去。 此刻,那只小朱厌已经苏醒,以前凶巴巴的眼神,再也看不到了,和自己对视。 夏雨目光怪异,仿佛能感觉到朱厌心中所想。 而赤红色小朱厌,突然出声:“本尊!” “什么?” 夏雨吓了一跳,看着小朱厌熟悉的目光,感觉到,他仿佛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。 为此,夏雨拍向流氓蛋,喝道:“流氓蛋,接下来呢?” “接下来养伤啊,神魂分裂的伤,可不好治愈,你起码得养十年,不然敢再分裂一次,神魂必定崩溃,这只小朱厌也得修炼。”流氓蛋说着。 夏雨微微点头,没人比他更清楚自己的身体了。 现在身体内,一股股虚弱感,让他整个人的精神,都有点不对。 为此,夏雨看向这个小朱厌,完全能感觉到,他就是自己一部分。 夏雨心中一狠,道:“流氓蛋,再帮我个忙,将我八个道台其中一个分离,打入朱厌体内。” “可以,你们本就同源,道台被植入小朱厌体内,完全可以,不过你自己动用重瞳能力剥离,就可以了。” 流氓蛋奶声奶气道。 夏雨想想刚才,那神魂分裂的剧痛。 为了这个分身,自己吃了这么大的哭,接下来分离一个道台,又有什么! 夏雨毫不犹豫,开启重瞳,动用剥离,口中暴喝:“剥离,佛道台!” 一声轻喝,夏雨双拳紧握,身上散发出骇人的气势,这完全是动摇自身根基的事情。 夏雨必须这么多,剥离出一个道台,让小朱厌去修炼,等他修炼大成,在和自己本身融合。 这就是大分身术的最终奥义! 万法归一,以证天地! 可这些东西,都是夏雨辛辛苦苦修炼而来的,宛如他身上的肉,如今被剥离,承受的痛苦,可想而知。 夏雨痛得仰天长吼,眼角崩裂,此刻终于明白,修行路上的真正艰辛,外物的干扰,终究比不上自身一手种下的苦果,要痛的多! 为此,夏雨身上的狂暴气势,不断被激发,到了鼎盛时候,陡然衰退,一座金色道台,漂浮在夏雨面前。 小朱厌知道怎么做,腾空而起,放松心神,专心接纳这个佛道台。 这等于是夏雨的修为,直接注入到小朱厌的体内。 小朱厌容纳佛道台,自身充满金灿灿的光芒,转而被一缕缕金光所包围,化作一层金色茧子。 流氓蛋解释道:“你的力量,被小朱厌继承,陷入沉眠,需要一个融合的过程,每个一天,都需喂食。” “喂什么?”夏雨心中清楚,但不知道具体喂什么。 流氓蛋想了想,道:“只要是灵性物质,放到他面前,都能自主吸收,所以这段时间,你需要大量的资源,丹药、灵药等等。” “明白了,我闭关几天,之后我们便出去寻找东西。” 夏雨说着,直接闭眼,盘坐在虚空之上,修复自身伤势。 毕竟剥离一个道台,有损自己根基,需要一段时间稳固,而且神魂之伤,也需要静养。 时间如梭,一年时间,眨眼即过。 夏雨在无尽虚空闭关一年,导致外界,象灵他们已经开始焦躁,担忧夏雨的安慰。 可夏雨最终,出现在一座茂密丛林内,立即被他们捕捉道。 象灵皱眉道:“怎么回事,之前我们观察过所有地方,都没圣主的踪迹,怎么突然显化到这里了。” “要是圣主,有空间宝物,我们探查不到,而且据我估计,圣主估计是察觉到,我们走偷看他,故而躲着我们,稍安勿躁。” 猿魔可是知道夏雨的底细,明白这一代的圣主,可是当代重瞳者,不由出声说道。 象灵想了想,也只有这个解释了。 可夏雨出现之后,如今身在密林之内,感受着周围生灵的气息,御空飞行,直接赶了过去。 这里驻扎这五男两女,是这一片,赫赫有名的强者,如今在篝火前靠着肉串,谈论着这一年来的见闻。 为首的蓝衣男子,生有一双丹凤眼,带有也许阴柔气质,看向旁边的白裙女孩,递过去自己烤好的食物,谦逊道:“简师妹,请!” “丹师兄,还是你吃吧,我这里快好了。”白裙女孩笑了笑。 蓝衣男子丹邵,不在强求,反而低声凝重道:“几位师弟师妹,你们这些天应该听到风声了,中古遗迹神火宗门,即将开启,我们值得过去闯一闯。” “嗯,传闻中古时期的神火宗门,是赫赫有名的炼丹门派,里面绝对留下了不少丹师手札还有丹方和丹药,我们能得到一种,就赚大发了。” “今天休息,明天我们一早就过去。” …… 几个年轻人,彼此说着。 却没感觉到,在他们头顶一颗参天大树上,一位银发青年,吊儿郎当的蹲在树枝上,拎着烈酒,听着他们的谈话。 夏雨眼眸闪过精光:“神火宗门,有趣!” “何方鼠辈,出来!” 夏雨刚嘀喃一句,就被丹邵他们察觉到了,纷纷拔剑看来。 夏雨一跃而下,闻着烤肉的香味,连连点头说:“不错不错,我这里有酒,正愁没肉呢。” 夏雨如同自来熟一样,蹲在篝火前,取下那一块女孩烤好的肉块,大口啃了起来。 毕竟夏雨之前闭关一年,油米未进,如今出来闻见肉香,早就馋了。 丹邵几人面面相觑,没想到遇到夏雨这个怪胎,难道他不怕,肉里有毒吗? 为此,丹邵挥手,让身边的人稍安勿躁,拱手道:“在下丹星之人丹邵,见过阁下,敢为兄弟名讳?” “夏雨,不过吃饱喝足的,那就聊点正事,现在通知你们……打劫!” 夏雨抹掉嘴角油腻,拎着酒壶,起身慵懒说道。 丹邵身后的黑衣少年,手持黑色长枪,不由怒道:“哪来的疯子,敢抢我们的,找死!” “七弟,慢着!”丹邵想要阻止。 夏雨微微摇头,看着持枪杀来的黑衣少年,转身拎出一个青铜古棍,直接将他的长枪,给抽飞出去,震得黑衣少年虎口开裂,后退数步。 丹邵瞳孔一缩,道:“好深的修为,我七弟年少不懂事,还请雨兄勿怪。” “没事,我只抢东西,不杀人。”夏雨淡然回应。 丹邵试探问道:“雨兄需要什么东西,若是我们能帮忙,定然不吝相助。” “很简单,将你们身上的灵性物质,就是灵药丹药还有灵果什么的,统统交出来。”夏雨霸气道。 黑衣少年心中不服,低吼:“你做梦!” “还想打,奉劝你们,别自取其辱,还是配合一点比较好。” 夏雨说着,身上爆发出惊人气势,一块银白色道台,浮现在头顶,充满大道气息,产生压迫之力,让丹邵他们都脸色一白,如同头顶悬挂一个大山。 那名白裙女孩目光震惊,颤声道:“蝌蚪仙文九个,这是九品仙灵台,他是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