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六百章 重操旧业 - 极品小村医

第一千六百章 重操旧业

其中,更有几位一身金黄战甲的皇道高手! 要知道这些人,再往前踏出一步,就是所谓帝境啊! 一代大帝,外界多少年,没出现过了。 为此,一个长形桌子上,两列坐着的将领过过二百多位。 此刻,末流之位的一位红甲汉子,眼瞪如猛虎,不耐低吼道:“到底是什么大人物,让我等在这里苦等一日,居然还没过来。” “你消停会吧,这位爷,据闻是仙王大人亲自请来的,统率我等。”一位青甲将领不耐道。 可一位身穿红色皮甲的女子,五官精致,英姿飒爽,冷喝:“我怎么听说,是一个不过修道百年的乳臭小子,来做我们的统帅。” “什么,一个小子,这不会是仙王的私生子吧?”有人诧异道。 红甲汉子冷哼道:“反正我不管,这种人的命令,我不会听从,到时候不仅连累我,麾下的将士也会受到牵连。” “就是,也不知道仙王大人是怎么想的。” 这些将领,此刻一个个都皱眉说着。 可此刻,一道吼声传来:“统帅到!” 全场寂静无声,桌子上的所有人,都没站起来,齐刷刷看向门口,一席白袍的夏雨,银发,面色冷酷带有俊秀书生气。 顿时,全场所有人面面相觑,自然能看出,夏雨真的是个小子,而且修为低的可怜。 这种人,怎么做他们的统帅? 为此,红甲汉子陡然仰天大笑起来:“哈哈,仙王大人一定在开玩笑,派遣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,来做我们统帅,他断奶了吗?” 全场寂静无声,所有将领皱眉,看向红甲汉子,觉得他失态了。 夏雨看着他,皱眉道:“你在笑什么?” “我在笑你啊,一个小子,你在真以为能命令的动我?”红甲汉子目光不屑道。 夏雨眼睛微眯,对于仙域的将领,可没那么客气,也没时间和他们慢慢相处。 既然这人,不懂的尊重自己。 夏雨也没必要跟他客气了,冷漠道:“我是你们仙王请来的,不是来当孙子的,既然我答应来做主帅,就会履行我的职责。” 夏雨大步向主帅的位置走去,众人都看着。 夏雨看向红甲汉子,杀气十足道:“这人的名字,我也懒得问,在军中,就按照军中的规矩办,此人目无主帅,按律,杀!” “什么,你要杀我?”红甲汉子虎目闪过一丝怒气和杀意。 他陡然吼道:“你知道,老子为这沙场,流了多少血,负了多少伤,你一个乳臭小子,就上来杀我,我看谁敢杀我!” “自然会有人杀我,我说,此人目无主帅,按律,杀!” 夏雨环视全场,翻手拿出一面金色令牌,深深拍在桌子上。 所有将士瞳孔骤缩,看着嵌入桌子上的金色令牌,这是虎符,是仙王的,从来没离过身。 顿时,诸多将领对视一眼,不由全部起身,单膝下跪,道:“见过主帅!” “无情,斩了他。” 夏雨看着跟着自己过来的无情,不由淡淡说道。 无情不由皱眉道:“将军,烈暴战功赫赫,更是一代王级高手,不如让他戴罪立功,这样如何?” “军中无戏言,你也要抗令?” 夏雨皱眉,看向无情,眼神锐利。 无情面色肃然,转身知道该怎么做了,看向红甲汉子,摇头叹气道:“烈暴,来世话就别这么多了,我送你一程。” “什么,不,怎么会这样,无情皇者,这……”烈暴终于感到害怕了。 可是已经晚了,夏雨必杀他。 无情果断出手,直接一掌震在他的脑壳上,将他所有生机全部抹除,化作一具死尸。 所有将领心中一颤,看向这位新来的统帅。 夏雨面色冷漠道:“我很忙,时间不多,懒得废话,也不想费时间和你们慢慢相处,军中的规矩,不用我多说,接下来除非我离去,不然命令一旦下达,谁敢抗令,或者延误,杀无赦!” “是!” 诸多将领,连同那些皇者,此刻也是抱拳回应道。 夏雨微微点头,看着身后墙壁上挂着的战图,上面勾勾画画的东西,杂乱无章,证明这些将领的意见不统一。 夏雨一进门就注意到了,心中清楚,军中只允许出现一种声音。 夏雨出声道:“换张地图。” “主帅,这里还有许多张。” 一位将领,翻手拿出十多张作战图,都是干净整洁的,没有任何勾画。 夏雨微微点头,摊开第一章,看着上面的标注点,低着头问道:“现在9号战场的兵力是多少?” “每位将领麾下,都掌管十万精锐,三位皇者,每人掌管着百万精锐。”无情在后面说道。 夏雨看着一下屋子内的人,将领一共二百一十二位,换句话说,这9号战场,单单这边就拥兵两千多万精锐。 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,若是这样,还处于劣势,那么魔域的战士数量,恐怕要比这边多一倍啊。 夏雨皱眉想着。 无情在旁提示说:“魔域的战士数量更多,仿佛无穷无尽,而且还不择手段,生性残忍,只要有一点战力,就会发起攻击,知道我们这边,从来没有虏获过俘虏。” “生性残忍,不会害怕,只要是灵长动物,怎么会不懂的害怕。”夏雨淡淡说着。 可一位身穿金色战甲的青年,他便是这里的皇者,可不是下界异族那些自封的皇者能比拟的。 这位青年名太渊,是真真正正的皇道高手。 他凝声道:“将军,魔域的战士,不能小瞧,同时那边的生灵,你可能没见识过,很难缠,想要杀死一个魔域的战士,我们这边,都得付出数以百计的牺牲。” “战损比这么大?” 夏雨皱眉,看着面前的布防图,漏洞百出,皱眉不已。 从上面这种图上可以看出,一条空间裂缝,长达万里,如此一个大裂缝,想要防御魔域的人,不进入仙域,的确困难的。 夏雨皱眉道:“你们各部番号,都是你们自己随意取得,什么战神军、常胜军,乱七八糟的,二百多位将领,麾下就二百多个军队和番号,现在全部取消。” “什么,将军,这……” 诸多将领一惊,转而眼中涌现愤怒神色,他们明显将各军番号,视为最神圣的东西,为此付出过许多将士的性命,怎么能随意取消。 夏雨看了他们一眼,道:“太过于杂乱了,名字花哨,没有一点作用,反而会给我们一种乱糟糟的混乱感。” “嗯,将军说的不错,我的太渊军,愿意撤掉番号。”太渊皇者凝声道。 夏雨目光赞叹,说:“好,从三位皇者开始,分别是第一兵团,第二兵团等等,一直延续到最后。” “为什么,我们觉得挺好的。”青甲汉子不服气的说道。 夏雨无奈解释说:“理由我说过,再说一个理由,你们在这里交战这么多次,各部各军的实力虚实,对面恐怕比你自己还清楚,改变番号,对面根本分不清那部实力强实力弱,只有我们兵团将领知道。” “没错,整条防线上,几乎个个布防驻点的实力,魔域的邪稚,比我们都清楚。”太渊说道。 夏雨不由瞳孔微皱,惊诧道:“邪稚?” “对面这两年新来一位主帅,名叫邪稚,据闻是外界大魔疆域的统帅,指挥过千军万马,对于战场上的权谋之术,十分精通,他来了后,导致我们这边局势骤然逆转,我和太明联手,数次进入魔域想要干掉他,都没成功。” 太渊握紧拳头,低声恨道。 夏雨不由邪魅笑道:“这还真是冤家路窄啊,邪稚,没想到我们两个又要交手了。” “主帅,你认识邪稚?”太渊这些将领,深感诧异。 他们这些年,可是被邪稚指挥的魔域将领,给弄得十分狼狈。 夏雨只能解释,他和邪稚的事情,还有交手过的重重,顺道把邪稚的老底,给兜了个一干二净。 太渊他们惊喜不已,没想到他们仙王请来的主帅,居然在外界,有如此惊人的战绩,击败过邪稚数次,而且屠戮了他近千万精锐。 而且还当着邪稚的面,硬生生屠了大魔城十亿生灵! 这种狠人,让太渊他们暗自庆幸,幸亏有烈暴这个蠢货,不知死活,上前想要给夏雨下马威,结果被处死。 换做他们,估计夏雨一样不会心软,就算是皇者,在这军营中,估计也会被处死,不会有丝毫留情,曾经的他们也做过这种事。 毕竟能下令屠杀十亿生灵的狠人,这些将领怎么看,都觉得不会是一个善茬。 为此,夏雨凝声道:“传我命令,告诉所有人,我来这里的消息,一丝一毫都不能透露,我要给邪稚一个惊喜,明白吗?” “是!” 太渊等将领,面色凝重,齐声回应。 恰逢此刻,一道急切吼声传来:“报,魔域又开始进攻了。” “从哪里开始的?”夏雨皱眉问道。 “是从战神军的位置,试探性进攻。”门外将士回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