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较量 - 极品小村医

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较量

所以夏雨没有丝毫留手,一拳轰出,人罡拳悄然发动,一倍战力叠加而出,二十万斤巨力,狂暴轰出。 齐云飞感觉到一丝危机,可没有后退,直接迎上。 嘭! 又是一道碰撞声,齐云飞面色微变,感觉一股巨力,要将他轰飞。 为此,一黑一白两道力量,涌现在他拳头上,缓缓转动,直接将巨力磨灭掉。 夏雨收拳后退,惊道:“阴阳之力?” “呼,算我输了,其实在假丹期,我还不能同时动用,两种极致力量。” 齐云飞无奈,没想到在同阶之内,自己不是这小子的对手。 夏雨摇头道:“不,你的真正战力,还没展现出来,不算输,再来!” “等等,你这分明是拳宗的人罡拳,能振幅三倍战力,在力量上,我可没有被虐的倾向。”齐云飞抬手示意停止。 夏雨挥拳依旧迎上,喝道:“先打完再说。” “你动真的啊,好吧,就陪你一战。” 齐云飞无奈了,见夏雨轰拳杀来,危险气息更加浓郁,比之前还可怕。 这无疑证明夏雨,动用了两倍力量的振幅。 齐云飞无奈,双手滑动,两手各自拖着一团极致阴阳力量,横在自己面前,缓缓转动,犹如太极图般。 不够齐云飞,还没凝聚出太极图。 夏雨一拳轰出,两倍战力,三十万斤战力,狂暴轰出。 齐云飞选择硬抗,面色微白,运转自己修炼的功法,气势节节攀登,到了真丹期才看看挡住夏雨这一招。 不过夏雨右臂青筋暴起,喷薄出细密的血雾,轰出了第三拳。 轰! 这一拳,人罡拳这个禁忌武技的威力,狂暴涌现,三倍战力叠加而出。 在上古时代,名动十方的强大天才齐云飞,整个人被一拳轰飞。 超过四十万斤的距离,实在太恐怖了,齐云飞动用神丹境所有力量,短时间内,都没办法消除这股力量。 李云飞唇角溢血,晃悠悠飞回来,目光不善,转而无奈道:“在力量上,除了拳宗的妖孽,神丹境内,没有生灵是你的对手,就是帝子,真龙幼崽也不行。” “师兄谦虚了,你阴阳仙体的体质,真正的手段,恐怕还没用出来吧。”夏雨说道。 齐云飞摇头道:“阴阳仙体,最契合一种功法,便是阴阳仙功,我曾经寻找多年,都没找到,如今这条路一直在摸索。” “阴阳仙功吗,我或许懂一点。”夏雨低眸思索下,仰头说道。 齐云飞一愣,目光震惊,看向夏雨,道:“你会阴阳仙功?” “会一些。” 说着,夏雨点入眉心,复制一段记忆,点在齐云飞的眉心当中。 齐云飞没有任何戒备,若是夏雨有歹心,一指点穿他的眉心,他必死无疑。 为此,夏雨没这么下作,将阴阳仙功直接给了齐云飞。 毕竟阴阳仙体,天生就是阴阳仙功的人。 夏雨也很想看看,这位阴阳仙体修炼阴阳仙功后,是何等的可怕。 为此,齐云飞得到阴阳仙功,整个人气质都变了。 整个人愣在当场,一会自身如同烈阳,浑身透着阳刚之气,一会冷的如月亮般,透着极致冰冷气息。 这一阴一阳相互转换,足足持续了三天。 齐云飞整个人气质大变,双手滑动,面前浮现一个黑白太极的图案,缓缓转动。 以往齐云飞很多不懂的东西,此刻豁然融会贯通,身上气息极为不稳定。 为此,一股强大波动,让夏雨都感受到压迫力。 齐云飞陡然睁开眸子,左眼宛如没有了眼白,黑色深邃。 右眼则是宛如没有了黑瞳,全是眼泪,这完全契合了黑白阴阳之道,一黑一白,一阴一阳。 齐云飞睁开眼睛,看着夏雨,深深鞠了一躬,道:“大恩不言谢,从今日起,你便是我齐云飞的兄弟,荣华同享,生死与共。” 说着,齐云飞心中明白,阴阳仙功何其重要。 这是仙功,传闻参透过后,能够得道成仙。 而且这阴阳仙功,等于是在给他一条证道成帝的路,无疑是再造之恩情。 齐云飞冲天而起,到:“弟弟,你现在这休息片刻,老哥我去做件事情。” 说着,齐云飞冲天而起,身上的气质,越来越恐怖。 陡然,天空劫云密布,黑压压的一层又一层,这无疑是天雷,是劫雷。 第一帅惊叹道:“这货要崛起了,这是王劫!” “要突破到王者的地步了吗,刚得到阴阳仙功,就有明悟,可怕的天赋。”夏雨目光深邃。 可是阴阳教的人,更加震惊,没想到齐云飞这个妖孽居然突破了。 要是他突破,绝对不是一件好事。 因为当年的事情,导致齐云飞和阴阳教反目,他要是突破,阴阳教绝对第一个遭殃。 为此,齐云飞的王者天劫,没人敢闯进去。 夏雨就在下面,静静的看着,第一道天雷落下,如同水桶粗,长达万丈,可自己当年的八九天劫,有着一丝相似。 可是劫雷,没有劈在齐云飞的身上,落在了一层无形光罩上面。 这是阴阳大阵! 是阴阳教的护教大阵,就是皇者到来,想要轰开,也得废一段苦功。 为此,齐云飞目光冰冷,看着阴阳大阵,在第三道天雷下,直接破碎,转而落在自己面前,又被一道无形屏障阻拦。 这是囚禁他的大阵,就在这个大殿周围,不过连阴阳大阵都无法阻止的天雷。 束缚齐云飞的法阵,瞬间支离破碎。 不过也撑过了四道天雷。 第五道落下,仿佛要将这天地毁灭,而齐云飞目光冷酷,双手滑动,体表浮现一个黑白太极图,缓缓转动着,将第五道天雷直接磨灭掉。 紧接着,天雷一道道不断落下,齐云飞硬抗天劫,身上的王者气息,越来越浓郁。 一直等到这六九天劫,总共五十四道天雷落下,齐云飞才算渡劫成功,一身气势达到了巅峰,成为了一代王者。 齐云飞突破之后,满头黑发随风舞动,斜长眸子,闪过锐利杀气,看着阴阳教的地方,仰天怒吼:“阴阳教的老杂碎,给我滚出来!” “逆徒,你想怎么样!” 阴阳教的教主,是一位紫袍中年人,浑身散发着王道气息,冲天而起,动怒喝道。 齐云飞看着他,冰冷道:“你说我想怎么样,囚禁我百年,今天我要为箐儿报仇。” “一个魔女,就值得你为她,反出教你修道的宗门吗!”阴阳教主陡然怒气喝道。 齐云飞叶小仰天大笑,透着无尽的悲恸,眼中充满无尽恨意,道:“魔女,你告诉我箐儿,哪一点像一个魔女,她一个魔女,被你阴阳教高手,数次无耻袭杀,害怕我难做,没有伤你阴阳教的徒子徒孙一根头发。” “在外边,她一个女孩,孤独一人,你阴阳教徒被人欺凌,打成重伤,是箐儿站出来,维护你的教徒,还拿出自己的疗伤丹药,结果呢,你的徒子徒孙,恩将仇报,伤势好了,居然透析箐儿,令她重伤,险些身死!” “箐儿自幼修习书画一道,对于家族魔功,没修一丝一毫,天生善良,在外游历,反而救过无数人,你告诉我,她哪一点像一个魔女?” …… 齐云飞再无往常,那种风轻云淡的样子,压抑百年的痛苦,此刻宣泄出来,谁都不能阻止他复仇的脚步。 而且阴阳教做过的许多无耻事情,已经让齐云飞彻底对这个地方,死了心。 因为箐儿的死,就是阴阳教的老不死的,利用齐云飞,引出箐儿,将其擒获,逼出五行魔教的教主,将其打成重伤,在五十年前不治身亡。 这一对父子的血债,都需要偿还。 为此,阴阳教主眼睛微眯,闪过阴毒之色,道:“你身上一身所学,都是我阴阳教的,想要报仇可以,自废修为!” “哈哈,你阴阳教的东西,我一丝一毫都不会要,在百年前,就全部还给了你们,你认为刚才渡劫用的功法,是你阴阳教的吗?” 齐云飞笑着,充满讥讽之色。 阴阳教主心中涌现不好预感,道:“什么意思?” “死了,下去问阎罗王。” 说着,齐云飞猛然出手,头顶黑白太极图,一手太阴力,一手太阳力,两种极致的力量,此刻爆发而出,对阴阳教主展开围杀。 夏雨在下面,静静看着好戏,双手环抱,看着阴阳仙功发挥出的威力,的确可怕。 齐云飞分明突破到王者的地步,可却将阴阳教主逼的步步后退。 最后惹得阴阳教的老不死的出手,将齐云飞逼走。 不过齐云飞临走前,看着曾经的故居,微微点头,明显是对夏雨打招呼。 这里他明显是待不下去了,而夏雨怎么选择,齐云飞无法决定,不过以后他们必然还会有相见之日。 夏雨眼眸闪过精光,双手环抱,摸着下巴,自言自语道:“传说中的上古时代,人族的巅峰时代,年轻一代的人,都成长到这个地步了吗,云飞都达到王者地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