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 一个人的旅程 - 极品小村医

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 一个人的旅程

可这个时候,险些令她羞愤欲死的事情是,夏雨的咸猪手,不知何时搂住她不堪一握的柳腰。 夏雨强势将她搂在怀中,站在整个车辇之上。 外边,一个充满恢弘其实的府邸大门口,门上悬挂的牌匾,两个苍劲有力的寒家,十分惹眼。 不过门口,一众仆役丫鬟,一个个都傻眼了,看着眼前的事情,他们家的大小姐,居然被一名陌生的银发邪气男子搂着。 而且这还是在,大庭广众之下。 寒凝儿反应过来,低喝:“死混蛋,放开我!” “好吧,你站好哦。” 夏雨邪魅一笑,松开她后,还不忘捏了她的臀部一下,让寒凝儿差点暴走,活劈了夏雨这个淫贼。 不过寒凝儿进去,夏雨被晾在一边。 银发老翁不由和蔼笑道:“公子,这边请。” “嗯,那个老爷子我问下啊,咱这里有什么好酒不,我这酒葫芦里面都空了。” 夏雨晃悠着手中的酒葫芦,尴尬道。 银发老翁不由和蔼道:“老奴名寒凉,是这寒府的管家,老奴这就让人为公子送酒。” “哈哈多谢了。” 夏雨高兴的屁颠屁颠的,进入偌大的寒府,来到安排的上号客房,寒凉送到这里,道:“公子有何需要,只管只会这里的下人就行了。” “没事,我这个人好打发,一坛酒足矣。”夏雨道。 寒凉拱手倒退,转身后的他,老眼闪过精光,当然觉得夏雨不简单,就急忙向这寒府之主禀报去了。 不过夏雨的酒也送来了,由三个小丫鬟,各自抱着一坛酒,还送来的酒菜。 夏雨打开酒坛子,闻着酒香,不由点头道:“好,不错,你们三个辛苦了,一个一瓶,不准抢哦。” 说着,夏雨翻手拿出三瓶结婴丹,扔给了三个小丫鬟。 其中一个青衣小丫鬟,十五六岁,好奇打开玉瓶,看到里面的氤氲丹药,分明是极品结婴丹啊。 这种珍贵丹药,就是把她们三个卖了,也不足以买一颗。 她惊恐跪下道:“公子,这等贵重之物,奴婢不敢收。” “看你们吓得,拿出去换点修炼资源,你们修为提高,在这里地位也能提升,记着出去就说我给的,没事的。” 夏雨挥了挥手,让她们三个下去,别打搅自己喝酒。 这点小东西,对于夏雨真不算什么,在虚拟世界,这货可是成亿的往外兜售这种丹药。 外界,夏雨身上当然,也不缺少丹药。 如今三个丫鬟,面面相觑,最终离开这里,被喊到了大厅。 这里有寒凝儿还有寒凉,以及寒家之主寒无敌,坐在首位听着事情的讲诉,浓眉紧皱,看向自己女儿,威严问道:“此子是谁,居然认识邪稚少主?” “不知道。” 寒凝儿冷漠回应,仿佛和这位父亲之间,有着巨大沟壑。 为此,寒无敌挥手道:“下去吧。” “家主,这人怎么办?”寒凉恭敬问道。 寒无敌头疼道:“好吃好喝好招待,另外凝儿,你婚约在即,不要在去见那个小子了,以免惹人说闲话。” “知道了,若无其他事,女儿告退。”寒凝儿眼中充满失望之色。 因为从头到尾,这位父亲从听闻她被人半路伏杀,轻轻诧异一下,转眼便被夏雨的事情吸引了注意力。 这种父亲,让寒凝儿心中感觉冰凉无比。 为此,夏雨在寒府这几天,吃喝不愁,顿顿有肉,天天有酒。 不过在这一天,寒府突然张灯结彩的。 夏雨四处闲逛,逮住一个小丫鬟,好奇道:“什么情况,今天你们家主大喜啊?” “不是家主大喜,是大小姐大喜,要嫁人了。”这个小丫鬟翻着白眼道。 夏雨顿时笑了:“寒小妞要结婚了啊,我这得是不是得准备点礼物,先去问问她要什么。” 说着,夏雨身影化作一缕白烟,来到了寒府的核心之地,寒凝儿的闺房外的小院,挂满了红灯笼,到处都是小丫鬟准备着。 夏雨大模大样的,走进小院内,立即被两个小丫鬟拦住,道:“公子,这里闲杂人等不能进入啊。” “我是闲杂人等吗,开玩笑,寒小妞我都睡过了,关系比你们想的亲。” 夏雨满嘴跑火车,让所有丫鬟都惊呆了,看着这个银发狂徒,想不到他会在自家大小姐的大喜之日,口出狂言。 夏雨闪身,进入这闺房内,到处是红色,而且寒凝儿坐在床上,穿着红色旗袍新娘装,一动不动,像是在等待什么。 夏雨不由玩味道:“寒小妞,你这不仗义啊,嫁人了也不通知我一声。” “什么情况,我和你说话呢,你咋没音。” 夏雨黑着脸,伸手掀开寒凝儿的红头盖,结果一张精致的小脸,经过淡淡的化妆,黛眉如画,清澈眼睛流着两行清泪,仿佛有说不出苦楚。 夏雨顿时愣了,眉头微皱,这才发现这小妞,身体被人种下封印,至少是出窍境修士干得。 以这小妞道君境的修为,根本无法挣脱。 夏雨迎着她的目光,嘀咕道:“你这是啥情况,咋还被人种下封印,连话都不能说,够可怜的,算了,帮你一把。” 说着,夏雨翻手拿出一颗青色丹药,四品风灵丹,服用后能拥有出窍境修士的速度。 不过现在,夏雨伸手捏住她精致的下巴,捏开樱红小嘴,让寒凝儿把丹药吞下。 转而她俏脸涌现一丝潮红之色,风灵丹的药力,在她体内肆虐,冲破她体内的层层封印,待到封印全部解除的时候,药力也消耗的七七八八了。 寒凝儿瞬间起身,冷眼喝道:“你给我吃了什么?” “春药!”夏雨玩味道。 寒凝儿凝儿目光犹如要杀人般,冷冷注视夏雨良久,最后看了一眼外边的那些小丫鬟,低喝:“你和我一起走,离开这里。” “不是,我干嘛要跟你走,我在这里好吃好喝的,每天顿顿有酒,我干嘛要走。”夏雨翻着白眼道。 寒凝儿一阵气急道:“你是我带进来的,我要是走了,你认为你能好的了吗?” “走?想去哪啊!” 一声威严之声,从门外传来,正是寒无敌和寒凉两人,来到了小院内,听到了这番话。 “我就是死,也不会嫁到城主府去!” 寒凝儿俏脸闪过绝望之色,翻手拿出自己的佩剑,抵在自己洁白无瑕的脖颈上,锋利寒芒划破了她的皮肤,浮现猩红血迹。 夏雨顿时炸毛了,吃惊道:“你啥情况,别这么激动啊,把剑放下来,慢慢说啊。” “你滚,这里不管你的事情,滚!”寒凝儿驱逐道。 寒无敌更是暴怒道:“你想做什么,你以为你死了,就一了百了,你的亲事,是你爷爷和城主大人,亲口缔结下来的,你让我寒家反悔,势必会受到城主府的怒火牵连。” “啥情况,她不嫁,你想让她嫁人,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商量着来么。”夏雨说道。 寒无敌眼眸透着杀气,道:“你闭嘴!” “这么凶啊,那个寒小妞,要不你就从了吧,嫁过去得了。”夏雨怂恿道。 寒凝儿一阵气急,看着夏雨如墙头草般,怒叱:“你这个淫贼,都是你,都怨你,父亲我告诉你,我早已不是完璧之身了。” “什么?” 寒无敌差点气晕过去,浑身杀气环绕。 寒凝儿看向夏雨,道:“我早就和他相识,私定终身,你若再逼我,我便自刎在这里。” “不是,等等,这什么情况,那个寒小妞,我就摸了你几把,也没干啥啊。” 夏雨黑着脸,意识到自己要背锅了。 可是寒凝儿目光清冷,与他的父亲,相互对峙着,手中的利剑,始终不放下。 寒无敌心中发狠,道:“你就算是死,尸体也要嫁到城主府,你看着办。” 说着,寒无敌果断甩手离去,让寒凉守在门口,没有他的命令,任何人不得出来。 寒凝儿目光绝望,没想到这位父亲,如此绝情。 她凄凉一笑,眼中闪过死志,想要以剑了解自己的生命,从此一了百了。 夏雨眼眸闪过精光,瞬间出手,一指点在她的脖颈下,本来想要夺下她手中的利刃的。 结果夏雨眼花了,手指不偏不倚,直接点在她胸前峰峦之间,结果尴尬了。 寒凝儿娇躯一震,犹如触电般,目光不可思议的看向夏雨。 夏雨舔着大脸,厚颜无耻道:“既然你都要死了,不如趁死之前,成全我多好,让我摸几下,然后啪啪。” “死淫贼,我杀了你!” 寒凝儿都快气炸了,自己都要死了,这个死淫贼还想着占自己的便宜。 要知道,自己刚才真的想死啊! 此刻屋子内,寒凝儿持剑追杀夏雨,将整个屋子内的所有东西,砍了个粉碎。 寒凉这个老家伙,在外边眯着眼,乐呵呵的看着,只要寒凝儿能够不自杀,什么都好说。 夏雨在屋子内,上蹿下跳的,如个猴子一样,继续撩拨着寒凝儿。 渐渐的,寒凝儿的前胸后背,红色旗袍上,充满了红色大手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