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零一十章 一肚子坏水 - 极品小村医

第两千零一十章 一肚子坏水

转而扒皮抽筋,拿出一口大黑锅,煮沸清水,开始下锅,熬炖骨头汤。 同时篝火旁,放了一个烤肉架,金黄烤肉,不断滴落着金色油脂,落在火炭上,噼里啪啦的。 夏雨心情大好,翻手拿出一趟烈酒。 百战酒! 时至今日,夏雨手中剩余的也不多了,这种酒代表着自己,曾经一段记忆。 那段难忘的记忆。 认识了很多兄弟故人,以及红颜知己灸舞姐。 还有一生亦敌亦友的超级天才,邪稚! 想起故人,夏雨无奈摇头,仰头狠狠灌了一口,烈酒入喉,宛如一团火焰,在胃中炸开。 夏雨拿起一块金黄肉块,大口啃了起来,外焦里嫩的口感,令自己胃口大开。 偏偏此刻,一位俊秀少年,穿着红袍,牵着一个瓷娃娃的小女孩,在从林中来回穿梭。 少年呼唤:“小金!” “小金,你在哪啊?” 可爱小女孩似乎很生气,稚嫩声音不断呼唤。 夏雨歪着头,看着这对兄妹,拎着酒坛,小口吃着肉块。 少年望来,皱眉道:“你是谁的弟子,峰内禁止生火,同时弟子禁止吃食烟火之物,更禁止饮酒,你连触犯三规,自己去刑堂接受惩罚。” “小屁孩,事儿真多。” 夏雨翻着白眼,没好气说道。 少年瞪眼:“你说什么?” “没啥,味道不错,吃饱喝足了,走了。” 夏雨饮下最后一口酒,留下一个空酒坛,潇洒离去。 少年大气,压根没见过夏雨,也不知道他是谁的弟子,性格这么放荡不羁。 可是夏雨走后,小女孩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。 她小手指着黑铁锅旁边,一个金色小铃铛,说:“哥哥,金铃铛,小金被他吃了。” “什么?” 少年看去,转而看着整个黑锅内,冒着咕咕热气的热汤,以及周围一片狼藉,还剩下的肉块和骨头。 他勃然大怒:“混蛋,竟敢杀了我的小金!” “哥哥!” 小女孩哇哇大哭着,死活就要她的小金。 可是兽死不能复生,而且还是被人给吃了。 少年大恨,压根直痒痒,带着她妹妹回去。 这一天,整个药仙门都被惊动了。 传闻有狂徒,把当代门主的小孙女,给欺负哭了,咋都哄不住。 结果门主发话,让所有年轻弟子,前往广场集合,一个不准少。 夏雨回到自己小院内,准备继续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。 不过喝了不少酒,倒在床上,就晕乎乎睡去。 直到白芍过来,清冷蹙眉:“小师弟,醒醒。” “八姐,干嘛啊?”夏雨揉着惺忪睡眼。 白芍蹙眉:“你喝酒了?” “喝了一点。” 夏雨耷拉着眼皮。 白芍摇头说:“门主下令,所有年轻人去广场集合,你偷喝酒,违反门内禁令,就别去了。” “哦。”夏雨丝毫没意识到自己闯祸了。 白芍转身,清冷离开,将夏雨的情况,告诉了十七长老。 十七长老也没觉得多大事,不就是喝了顿酒么。 自己这个丹痴小徒弟,除了炼丹,平日里大门都不出,这也没啥。 十七长老还真怕,这个小徒弟性情和别人不一样,心态再出了岔子。 这喝酒,就表明有爱好。 那就行! 十七长老点头道:“走吧,门主让所有人集合,估计有啥大事吧。” 广场! 药仙门过十万名弟子,除了常驻在门内的三万多名弟子,其余的都是分支弟子,都是在外边。 如今全部集合。 高台上,白发垂腰的老者,身穿白色道袍,老脸铁青,身边站着一位少年和一个小女孩。 夏雨在这里,已经能够认出,这位少年和小女孩,正是之前遇见的那对兄妹。 只见老者冷哼:“哼,平日里各脉,整日督促门内弟子炼丹,反而松散门内禁令,今天,居然有人公然生火,且食用俗世烟火之物,而且还醺酒。” “啥,这是谁啊?” “不知道,惊动了门主,肯定是闹大了。” “这货还真倒霉。” …… 下面那些弟子,一个个小声讨论起来。 高台上,老者勃然怒道:“肃静,现在立即站出来,有人主动承认,本门主可从轻发落,若是被找出来,逐出山门!” 全场寂静无声…… 所有人都惊呆了,不敢相信,居然是逐出山门的处罚。 一时间,没人敢乱说话,唯恐惹祸上身。 可令高台上,老者气愤的是,到了现在,居然还没人站出来! 这让他老脸挂不住,直接让身后兄妹去认人,摆明要找出那个杀害小金的凶手。. 可居然没人承认。 顿时,浩浩荡荡的找人行动,立即开始了。 忙活一整天,结果压根没发现人。 这让老者差点气炸,没想到连个人都找不出,转而将注意力,集中到那些没来的弟子身上。 不过这可就麻烦了。 因为没来的年轻弟子,可没一个善茬,都是药仙门的嫡传弟子,或者是强大妖孽。 平日里根本不参与,门内各种事情,只顾炼丹。 若是因为这件小事,而责罚调查他们。 失去的是人心啊。 恐怕会令他们很不满啊! 老者不是傻子,一时间蛋疼无比,心中很不爽,暗想你想吃肉喝酒,离开山门随便玩。 这在门内,瞎闹腾什么。 如今自己话都说出了,再彻查,牵扯的肯定不止一个人。 若是嫡传弟子,背后有长老撑腰,怎么查? 偏偏罪魁祸首夏雨,一觉醒来,神清气爽,回到炼丹师继续炼丹。 毕竟身上,还有两万多份仙药呢。 全部炼制成仙灵丹,绝对够自己修炼了。 以后出门兜里有钱,心里也不慌啊。 夏雨在下界,可是富得流油,来到上界,结果还得为修炼资源发愁。 这让他这位赤焰军主,怎么能受得了。 所以继续闭关炼丹。 可之前的事情,可没有了解。 少年和小女孩,都知道,广场上没有照顾那个人。 那么直接将凶手,锁定在当天没去的人身上就可以了。 没去的人,身份都不一般。 少年多半都认识。 可夏雨他不认识,只要稍微打探一下,立即就能锁定夏雨身上。 事情发生在兽峰。 夏雨又是十七长老,新收的小徒弟,平日里深居简出,大家都不认识。 这么多特征,全部在夏雨身上。 少年岚风,带着她妹妹岚倾儿,直接找到夏雨的小院外。 岚风身为门主的嫡孙,身份不用多说,出声后,便是嫡传弟子。 他想到马上,就要见到那个可恶的家伙,压根直痒痒。 他瓮声道:“岚风,前来拜访雨师弟。” 一句话说出夏雨的名字,摆明是调查完后,才过来的。 夏雨正在炼丹房炼丹,精神高度激动,那知道外边有人找自己。 找自己的一般都是白芍和十七长老。 这都是亲近的人,来这里根本不会通报,在院子内没发现自己,肯定会到炼丹室找自己。 所以令岚风更加气愤的。 夏雨这个王八蛋,居然不鸟他! 让他一度怀疑,这货是不是畏罪潜逃了? 可想到,之前打听到的消息,这个家伙,平日里深居简出,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。 而且还是个什么丹痴。 每日除了炼丹,啥都不干。 可是岚风,对他的印象,却是很坏的。 一个目无规矩的家伙。 喊了半天,半点反应都没。 岚风决定硬闯,带着妹妹,进入小院内。 可是屋内屋后,都没发现夏雨的人影,而且房间内空拉拉的,显然好几天没住人了。 岚风皱眉道:“这货真跑路了?” “哥哥,你不是说凶手就在这么,你骗我。”岚倾儿气呼呼说着。 岚风不由哭丧着脸:“小祖宗啊,我咋敢骗你,那个小王八蛋就在这,咱们炼丹师找找。” 说着。 他们兄妹,就来到小院地下,这里连同整个火脉,建造着炼丹室。 岚风自然清楚,来到下面后,立即感知到夏雨的气息。 门外,他看着夏雨的背影,立即人出来,这不正是那个混蛋么! 活生生炖了自己的小金! 岚倾儿立即说:“哥哥,就是他!” “别吵,他在炼丹。” 岚风虽然气愤,可过了这么久,气早就消了,无非是想替妹妹出口气。 可他不是莽撞的人。 知道炼丹师的大忌,炼丹时候,可不容外人打搅! 这药仙门成立以来,贯穿到今日的铁律。 不论任何事,敢打搅丹师炼丹,一律重重惩戒。 若是受害方不追究,当然可以私了。 还有个原因,岚风也是仙丹师,知道丹师被打搅炼丹,也是有危险性的,丹炉内的仙药,不受控制,一旦炸炉,会伤及性命。 而且他仅凭气味,就感知到夏雨丹炉内,炼制的是真仙级仙灵丹! 这要是炸炉,他们近距离都得受伤! 不过岚风,却注意到更严重的问题! 那就是,自己之前询问,这个雨师弟,入门不过一个月多一点啊! 十七师叔说过,他入门的时候,还不能炼制仙丹。 丹方什么的都不知道。 可这才入门一个多月。 这个家伙,就能炼制出上品仙灵丹? 岚风没想过夏雨是,别的势力派来的间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