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六张 吃亏了 - 极品小村医

第三百六十六张 吃亏了

这让宁允儿近乎暴走般的怒叱:“混蛋,你要小解就小解,抖什么!” “你不知道么,男人的通病啊,人生三大爽事儿,我给你讲讲啊,就是拉屎、掏耳朵、男女啪啪啪!”夏雨坏笑道。 宁允儿无语般的低喝:“这些你都跟谁学的,好了没有?” “没呢,再等会啊,给你普及一下世界上三大难听的声音,就是磨刀杀猪你叫唤!” 夏雨早就提好的裤子,反正觉得眼下没事,而且察觉到屁股后面已经结疤,顿时又说道。 这让宁允儿闭着眼疑惑说:“不是磨刀杀猪驴叫唤么?” “你知道这个俗语啊?”夏雨语气故作诧异道。 然而,语气却显得那么玩味,缺少了一丝真诚之色。 宁允儿瞬间明白了,这个蠢蛋在拐着弯骂自己是驴呢! 顿时,气得她睁开眸子,樱唇微张,正准备怒叱这个呆瓜。 她忘记了,自己刚才闭着眼,夏雨没趁机占她的便宜,绝对是不符合他的秉性。 果不其然,在她樱唇微张的时候,夏雨歪着头瞬间啃了上去,大爪子恩泽她的柔软双肩,直接将其逼近角落,非常生猛。 这让宁允儿始料未及,看着这个蠢蛋把自己逼到厕所角落,顿时有些心慌。 可有想到,这个家伙修炼的是先天童子功,根本不敢拿自己怎么样! 可心中又不甘心,被这个呆瓜白白占了便宜。 宁允儿的嫩白小手,陡然搭在他的后腰之上,突然向下蔓延而去。 就在夏雨刚有所动作的时候,自己居然率先怪叫了起来! “啊,嗷呜呜,宁小妞你疯了,痛死我了,你麻痹啊!” 夏雨疼得直掉眼泪,单手握着屁股,瞬间推开怀中的佳人,疼得脸红脖子粗的。 因为自己屁股上面的伤口,被她狠狠的掐了一下,刚结疤又给弄出血了。 这让夏雨捂着屁股,身形一瘸一拐的,愤恨来到客厅内,直接趴在沙发上,一副郁闷之色。 几乎在场所有人都知道,夏雨肯定是便宜没占到,还反被收拾了。 看后边出来的宁允儿就知道了,香腮粉红,还带有微微娇喘之气,但却一脸得色,明显和某人一脸郁闷相比,有着极大的反差。 站在门口的暗然目光闪过落寂之色,回过头来,不再管屋内的动静。 而夏雨注意到这货了,纳闷道:“暗然,你怎么会出现在升龙集团那边,你事先知道那边会举办晚会?” “你不用多疑,是允儿邀请我去的,我比你们道的还早,并且发现一些端倪,才没有过早暴露出来!”暗然冷峻道。 夏雨略有所思的微微点头:“你身上的伤势如何了,看你活蹦乱跳的样子,应该恢复了个七七八八了吧?” “差不多了,不过得多亏你后山那一大片药田啊,连聚灵阵都能布置的出现,这可不是一小农民该有的本事啊!” 话语带有一抹玩味,暗然回身进屋。 但夏雨却是黑着脸,瓮声问道:“你去祸害我的药田了?” “不止祸害你的药田了,你农场养殖的家禽,应该是饵料吧,功效还真不凡,吃了好几只,发现每一只都堪比两个月年份的饵料!”暗然玩味道。 这让自己有些坐不住了,目光稍显锐利,盯着他冷峻玩味的脸色。 夏雨低喝:“你来这几天,把我那里的情况全给摸清楚了?” “不错,那么大一片药田,我相信足够让各大世家疯狂眼红,估计会想方设法来侵占,不如你聘我做保镖吧,你这里这么多好东西,每天让我进食一点,根本无关痛痒!” 暗然陡然一笑,带有也许真诚,居然想要留下来。 夏雨不仅眉头微皱:“你留下来,是不会有麻烦,毕竟你的身份,是暗部所属的成员。” “这个对你来说,应该不是问题,你的身世已经揭开,现在敢动你,或者动你身边的人,明面上还真没几个,你可不要小看你父亲留下的旧部,这么多年他们蛰伏下来,可比当年可怕多了!” 暗然显然对于夏雨的身世,也了解一些,当下这般说道。 夏雨显然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,而是好奇道:“你实力如何?” “暗劲七重天,基础力量四百!” 言罢,暗然面色涌现一股傲气,显然对自己所拥有的实力,十分自傲。 夏雨瞳孔一缩,才围绕自己身边的这些人,原来是这么可怕。 暗然的实力尚且如此,那么单香香的实力呢,当初在蛇洞门前,她可是把暗然一掌击飞,瞬间击晕过去。 虽然暗然当时是重伤状态,但单香香的实力,依旧很可怕啊! 还有如今站在门外守卫,唯恐杀手再来袭杀,让他们林家被背黑锅的枯槁老者林森。 自己可是亲眼见识过,在那一晚,这老东西一人单枪匹马,直接覆灭暗然所属的暗部小队,灭了全部人,不费丝毫吹灰之力。 所以说,这个老东西的实力才是最恐怖的! 这让夏雨一针撮牙花子,感觉心脏狠狠抽搐一下,原来自己身边的人,都是厉害到变态的地步,唯有自己弱鸡啊! 顿时,自己把目光落下宁允儿的身上,盯着她茫然的俏脸。 夏雨瓮声道:“允儿,你的实力是什么地步,以前没注意也没过问,你实力处于什么地步?” “我嘛,反正就是很厉害啦,别看暗然这个家伙一脸傲气,我一巴掌就能拍翻他!”宁允儿娇憨说道。 “切!” 认为她吹流弊的夏雨,直接竖起了中指,心中压根不相信。 不过宁允儿此刻却故意岔开话题,说道:“别问这个,你之前不是想开酒店么,我们要买一下酒楼,可是需要不少钱的,我现在是没钱,你给我!” “又特么要钱,我欠你们的啊!” 夏雨闻言不由大翻白眼,话语带有森森的愤慨。 低眸看着她伸过来的嫩白小手,自己直接握住,拉过来张嘴就咬。 这让宁允儿气得揪住他耳朵,娇喝道:“你疯了啊,咬我干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