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三章 七草之毒 - 极品小村医

第五百四十三章 七草之毒

此刻自己内心有点小紧张,不知道这对绝强实力的夫妇,会不会买自己的账。 而自己显然低估了五楼包间的震慑力,能够安排在国安和特别行动组之上,足以让无数人为之敬畏,不敢招惹。 当下,夏雨的邀请,程武夫妇心中惊诧不已。 可一想到这等大人物居然会医术,那定然会大手段,说不定真的能救治他们的孩子。 对此,他们夫妇抱着孩子,连忙向五楼走去。 而林森眼眸深处,闪过一丝笑意,已经猜到自家少爷的用意。 故此,他继续主持拍卖会,蜂王浆明显是名花有主了,准备第二件拍品上台。 同时夏雨五楼的房间门,也被敲响,传来了美艳少妇的忐忑询问声:“前辈?” “来了,请进!” 夏雨开门露出阳光的笑容,请这对夫妇进来。 而程武在看到夏雨清秀的面容之后,不由目光一愣,随后又似乎明白了。 心想能在五楼的前辈,哪能轻易露面,眼前的清秀少年,必定是常年陪伴在身边的徒弟,刚才出声说话的也是他。 对此,程武满怀尊敬问道:“小哥,请告知前辈一声,我们夫妻来登门拜谢了。” “啊,没有什么前辈,刚刚让你们上来的就是我。” 夏雨闻言微微错愕一下,回眸阳光一笑,将他们请了进来。 不仅让程武夫妇目光惊异的看着夏雨,同时四处观望屋内一眼,发现除了一个模样倾城的女孩,再无他人。 程武心中震撼,不明白眼前的清秀少年,是什么身份,但能呆在这件屋子内的人,绝不是他们可以招惹的起的。 就在程武发愣的时候,美艳少妇却不敢托大,抱着自己的孩子,鞠躬道:“多谢小哥刚才高抬贵手,让我们得以拍下蜂王浆,永记您的恩情,方才我们以为房间内有德高望重的老前辈,所以我丈夫才会进门询问前辈住处。” “哈哈,无妨,原本我拍蜂王浆,就是随手玩玩而已,请坐吧。” 夏雨脸带阳光笑容,不由请眼前两人坐下。 程武他们神情拘束,显然坐在夏雨面前有些紧张,毕竟他们已经隐隐感觉,面前这个清秀少年,背景很恐怖。 但夏雨却目光望向美艳少妇怀中的三岁小男孩,虎头虎脑的,如今却面带憔悴之色,在他母亲怀中,眼睛无神,没有孩童还有的机灵劲。 对此,夏雨出声:“让我看看这个小家伙吧,他应该是被人下了毒吧?” “还请小哥就我孩子一命,他叫小虎,被我夫妇的仇家误伤,如今我们夫妻走访许多名医,皆是让我们准备后事,可怜我的孩子不满三岁啊。” 美艳少妇泫然若泣,紧紧抱着怀中的孩子,目光充满无助。 若不是自己清楚她的实力,定然会以为她现在不是一位绝强高手,而是一名可怜的母亲。 对此,夏雨点头说:“我来看看吧,能让天下名医都束手无策的,必然是奇毒。” 话语落下,夏雨手指搭在小男孩的手腕之上,眼眸蓝光闪烁,可是不经意间目光瞥向美艳少妇,魅惑动人的酮体映入眼帘,胸前的伟岸和雪白,差点让自己鼻血喷出来。 无奈之下,直接只好从她怀中接过小男孩,放在沙发之上。 可手指刚搭在小男孩的经脉之上,夏雨瞳孔一缩:“七虫七草之毒?” “小哥,你能看得出,我孩子中的何毒?” 美艳少妇不由破涕为笑,但心中却惊骇一片,不敢小瞧眼前的清秀少年一丝一毫。 刚才自己在被他眼睛余光扫到之时,竟然感觉身体上丝缕不挂,完全裸露在他目光之下一样,仿佛自己在其眼下没有一丝秘密。 这让美艳少妇很是忌惮! 当下,夏雨却皱眉道:“七虫七草之毒,除了下毒之人,旁人根本无解,因为七种毒虫搭配的毒素,混搅在一起,外人根本分辨不出,而且再加上七种毒草调配,就是绝强高手,中了也难逃一死!” “可恨,当日袭杀我们夫妇之人,这毒就是为我们准备的,却没想到波及到了小虎!” 程武此刻脸色充满悔意,沙包大的拳头紧握,浑身杀气浮现,明显快要暴走了。 但夏雨眉头微皱,喝道:“这毒并非不可解,寻常解毒之法,危险非常高,稍不注意就会要了这小家伙的命,不过还有一法可解!” “什么办法?”美艳少妇焦急问道。 夏雨看向她,严肃说:“雪莲花瓣,灵药级别的,这等解毒圣品,内蕴精纯灵力,乃是毒物的克星,只需一瓣就可解毒!” “天山雪莲的花瓣啊,本来生长环境就很苛刻,普通药都很难生长,更别灵药了,举世难寻啊!” 程武闻言显然之前听说过雪莲花瓣,如今不由无奈回答。 此话正中夏雨下怀,道:“既然雪莲花瓣寻不到,我有七成把握能解小虎身上赌,不过需要一点报酬。” “小哥请将,只要能救我们的孩子,上刀山下火海,在所不辞!” 程武拱手单膝跪地,对夏雨行着大礼。 可怜天下父母心,为了他们的孩子,程武连身为绝强高手的尊严也放弃了,可见他如今救子心切。 夏雨弯腰扶起他,说:“我需要你们夫妻为我工作十年,十年之后还你们自由身,而且我能保证能救你们孩子的命。” “好,只要能救我孩子,别说十年,就算一辈子,我夫妻也甘愿跟随小哥身边一辈子,做奴做仆,绝不会有怨!” 程武性格豪爽,更是直性子,当下做出承诺,再次单膝下跪说道。 美艳少妇同样坚决跪下道:“我梅兰同丈夫一样,若小哥救治好我的孩子,愿一辈子做奴做仆,绝不会有怨!” “好,都起来说话吧,我先施针压制小虎身上的毒素,忙完这里的事情,再行解毒之事。” 夏雨说完,扭身来到躺在沙发上的小虎面前,解开他胸膛处的衣物,手指点在胸口大穴,口中低喝:“出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