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四十九章 明劲七重 - 极品小村医

第七百四十九章 明劲七重

但两人争锋间,冯陨一心想要击败夏雨,赢得丹药。 而夏雨又何尝不是如此,一向外表嘻哈的自己,平日里随和近人,很好相处,但与夏雨在一起的周不悔他们都明白,一生傲骨的夏雨,同辈之争,决不允许输给任何人。 这一点单云心中也明白,不管对方实力如何,只要是同辈年轻人,夏雨已经踏入武修界,是一名武修,就不允许自己战败! 当下,战到发狂的夏雨,一身血气沸腾到了极点,血液在血管中哗哗流淌的声音,透体而发,磅礴的血气之力,让夏雨自身犹如一个蓬勃朝阳,散发着滚滚血之热气,扑面而去。 这让周围不少人都是心惊胆跳的,暗暗心惊,这个清秀少年可真是个变态,潜力仿佛无穷无尽一样,任何压迫都能换来他不屈的强烈反击。 于此同时。 夏雨与冯陨厮杀的难分难解,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,两人各自全力轰出一拳,彼此逼退对方。 夏雨颀长的身影倒退,双脚在松软的泥土下,划出两道深深的痕迹,待到止住身形,双脚已经深陷途中。 对此,漆黑眸子闪耀着魔性气息的夏雨,全身气血开始不稳定,忽高忽低,给人一种想要突破自身枷锁的气势。 单云在远处不由眼皮狂跳,低喝:“这个小魔王是要觉醒血脉了,还是又要突破了?” “是突破,血脉觉醒的话语,动静比这个要大得多。” 周不悔见过夏雨突破境界的状况,对此很肯定道。 不过话语落下,他和单云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,显然十分忌惮夏雨觉醒血脉。 而此刻的夏雨,大吼:“给我……破!” 破…… 声音仿佛带有回音,夏雨怒吼着,身体仿佛为了契合这道声音,开始缓缓发生变化。 而一直隐藏在夏雨胸口的那团黑色力量团,时隔多日,此刻再次活跃了起来,加开了分释的速度,带有影响夏雨心智的血脉力量,成为夏雨突破的源泉。 轰! 一声所有人都能听清楚的轰鸣声,从夏雨单薄而又瘦削的体内,透彻而出。 同时夏雨外放的气血之力,犹如受到了刺激,更加恐怖,让场内所有人都感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热气,带有强大压迫感。 而且夏雨漆黑的眼眸,此刻居然发生了异变,瞳术不由自主的开启,令所有人惊异不已,看着夏雨明显实力突破,而气息偏偏却又带有一丝诡异的变化,令人捉摸不透。 但夏雨眸中双瞳居然想要融合在一起,化为正常人那般,但似乎又遇到阻碍,双瞳合一,继而又分开,分分合合数次。 令谭穗这些老不死的惊诧不已,皱眉凝重道:“这混小子体内又发生什么状况了,重瞳居然都发生变化了。 “老朽也不清楚。” 冯元微微摇头,目光充满困惑,他们对重瞳者的了解,也是知之甚少。 若是完颜酒儿两姐妹在这里,居然能够看出夏雨瞳术发生了什么变化。 这明显是血脉冲突啊! 夏雨的重瞳明显是从血石内获得,若是常人的话,肯定是天大的机缘,祖上积德。 可偏偏夏雨是血脉武修,一身血脉强度直逼其先祖,而今对重瞳带来的能力,产生的排斥现象,想要将其驱赶而出。 换句话说,夏雨体内霸道的血脉之力,想要剥离他的重瞳能力,化为乌有。 偏偏重瞳来头极大,被夏雨体内霸道的血脉驱逐,如今却像是拉锯战一样,又如无奈那般,赖在夏雨身上不走。 这一切都是夏雨身体本能的排斥,远非他自己所能控制的。 对此,也可以看出夏雨体内霸道血脉,何其强势,连重瞳之力这等圣人之相,都敢霸道的排斥,足以证明聂家血脉的强悍。 当下,夏雨楞傻在当场,被冯陨抓住机会,一拳轰向夏雨的胸膛,虽然有些乘人之危,但这确实取胜的唯一机会。 冯陨的拳头眨眼即到,就在单云他们脸色微变,以为他的拳头要落在夏雨身上的时候。 夏雨却面色淡然,渐渐闭上奇异的眼睛,立身站在原地,缓缓抬起左臂,看似随意挥出一拳,带起八重脆鸣,八重明劲叠加而发,落在冯陨回来的拳头之上。 超出四千斤的距离,从夏雨拳头上爆发而出,冯陨脸色大变,整个人口吐鲜血倒飞出去,落入人群之中,久久没有爬起来。 冯元嘴角一抽,不由瓮声低喝:“此战,夏雨胜出!” 话语落下。 夏雨清秀的脸上无喜无悲,在接受脑海里面,此刻出现的凌乱记忆,无暇顾及外边其他人怪异和惊叹的眼神。 此刻,夏雨剑眉时不时的微皱,似乎由于体内血脉的排斥,导致逼出重瞳的一些零散传承,似乎是如何使用重瞳的法门,断断续续的,没头没尾,令自己看得一知半解的,很是糊涂。 更关键是,自己体内血脉在短暂排斥重瞳之后,竟然开始与之相融,不知道是福还是祸。 接下来,夏雨就立身站在原地,持续的差不多两个钟头,任凭外人如何呼唤,就是不醒。 而单云和周不悔也被人揍的差不多了,满身是伤,丹药也给输光了,不由各自被人搀扶着,回房休息了。 两人一直努力到最后,实力也没再突破,不由心中感叹和夏雨这个变态不能比啊。 至于夏雨在他们走后不久,便醒了过来,睁开眼睛瞬间开启瞳术,充满慑人之威,望向周围的冯家子弟,见一个个的低下头不敢与自己对视,不由唇角勾勒出坏坏的笑意。 冯元他们却连忙上前,关怀问道:“小雨你身体出了什么状况,站在两个钟头,一动不动,我们叫你也不应答,就没敢打搅你,出了什么状况?” “体内血脉排斥重瞳,不过现在一切都好了,还获得一些重瞳的使用之法。” 夏雨低眸闪过思索之色,向自己的住处走去。 后面跟着的冯元他们,却是目瞪口呆道:“血脉?排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