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六十二章 逆转童子功 - 极品小村医

第七百六十二章 逆转童子功

张阁老此刻魁梧的身躯,散发着骇人的气息,恐怖不已,稍微泄露的气息,都让谭穗他们脸色发白,身躯不由自主的弯了下来,仿佛有大山压在他们身上一样,想要匍匐在地。 不过真正令夏雨脸色大变的是,是没料到张伯伯居然如此极端行事。 因为自己修为低弱,以他强横的真元,自己势必不能承受,为此想要注入自己体内强大的力量,那只有一个办法! 就是生命精元! 一个人的命元所在,一身精气,纯净如先天之本源,是一个人体内除了灵魂之外,最为纯净,不含丝毫杂质的,那就是生命精元。 以生命精元救人,在武修界就算是亲生父子都不会这般做! 而生命精元至关重要,消耗一丝一毫,都会让人元气大伤,更别提大量消耗,用来救人了! 此举就算夏雨痊愈,恐怕张阁老也会付出自身性命的代价。 对此,夏雨怎么也想不到,这位张伯伯居然以生命精元,强行治愈自己的伤势,这份大情大恩,自己何以成受。 而且夏雨生性纯良,不过性格顽劣一些,无论如何都不会以害死他人的代价,治愈己身,更何况张阁老还是自己的长辈。 对此,夏雨并不安稳,努力挣扎着,想要挣脱出张阁老的束缚,强行中断治疗自己的过程。 可张阁老身为一代强者,特别行动组的高层,连谭穗他们在其面前,大气都不喘,以夏雨的实力如何挣脱的出。 此刻,张阁老感觉到夏雨并不配合,严厉喝道:“雨儿,听话,收敛心神,引导你的气血归于正常,难道你想看到张伯伯的努力,付之东流么?” “张伯伯你快住手,以这样的消耗速度,纵然你是超级强者,也会身陨的!” 夏雨感觉到后背,不断传来雄厚的磅礴精元,融入自身体内,居然以强势姿态,压抑住自身逆转的气血,使其强行归于正常。 可这仅仅是个开头,气血逆转,不断正反冲突,夏雨脸色苍白,唇角溢血,眉宇间闪过极致的痛色,可见体内承受的痛处,远远不是脸上表现的那么简单。 可夏雨更在乎的是,后面这位可敬的长者,居然以如此大的代价,要治愈自己。 这让夏雨心中愧疚之余,暗暗狠下心来,知道自己再不下决断,真的要害死这位张伯伯了。 可此刻张阁老却是双掌抵在夏雨后背,凝声低喝:“十八年前,你张伯伯我本应和你父亲,共同进退,浴血战斗,可当时的局势太复杂了,我一连收到十三道调令,返回特别行动组,不准参与当年那场大战。” “迫于压力,我带着一部分返回特别行动组,刚返回总部,就得到你父亲的战败身死的消息,让我痛不欲生,这些年一直活在愧疚当中,修为寸步难进!” “而今小雨你身为凡弟的唯一子嗣,我若是让你再有何不测,我到了下面如何向你父亲交代!” “摒除杂念,心神归一!” …… 张阁老凝声低喝,一代强者,此刻声影沙哑之中,带有弱弱的哽咽之色,话语中透露着无尽的懊恼之色,以及那份愧疚之心,夏雨可以清楚的感受到。 对此,夏雨薄唇微微蠕动:“张伯伯你先停手,我有好消息告诉你,还有当年所有事情亦非你本意,不用愧疚自责的。” “有些事情你不懂的,什么事情等治好你再说!” “我父亲未死!” 夏雨没想到这位张伯伯如此固执,执意要消耗大量生命精元救自己,对此,夏雨薄唇微动,以两人可听见的声音,将这个消息传入他的耳中。 这不仅让张阁老呆若木鸡,浑身犹如被雷劈中一样,僵硬在当场,转而感觉到夏雨的异动,脸色大变,惊呼:“小雨,不可!” “张伯伯承蒙你如此大恩,雨儿受之有愧,断然不能因为我而害了您,不然日后雨儿必然会心魔缠身,活在愧疚当中!” 夏雨见自己爆出的消息,果然令这位张伯伯心神失守,后背涌入自己体内的力量,瞬间戛然而止。 对此,夏雨抓住这唯一的机会,挣脱出张阁老的束缚,跃身来到门外,眉宇间闪过果断之色。 不顾张阁老大变的面色,夏雨席地而坐,唇角不断溢血,快速运转先天童子功,不过这次不是正常运转,而是逆转玄功,驾驭住逆转的气血。 轰! 夏雨体内产生了巨大的轰鸣声,透体而发,犹如闷鼓锤击发出的声音,清晰入耳。 对此,张阁老似乎很了解夏雨的家族,惊怒不已:“小雨,不要逆转玄功,快住手!” “张伯伯,晚了,不要白费力气了。” 夏雨闭眸露出轻松的笑意,感觉到身后张阁老,还想向自己体内度入生命精元,这等精纯无匹的磅礴力量。 可由于自己逆转家族玄功,一切都晚了,逆转的气血仿佛滚烫的热油,根本不容外来力量侵入,纵然是张阁老的生命精元。 除非张阁老以强大修为,震散夏雨的玄功,废了他,才有可能将自己的力量度入夏雨体内,可张阁老明显不会这么做。 对此,夏雨心中也清楚,昨晚思考了一晚,今日必须要逆转玄功,搏上一搏,同时也不想害了张阁老。 眼下夏雨逆转家族玄功,区区瞬间,气质直接大变。 以往那份独属于山中少年的清秀灵性之气,一扫而光,就连那份从容宁静的气质,也不见丝毫。 只有那旺盛气血,顺着体内散发着淡淡的魔性气息,里面充满耳中黑暗拥有的情绪、凶戾、霸道、无情、冷漠等等。 各种情绪交织在一些,这才是夏雨所谓的家族的血脉本性。 而这气息刚刚散发而出,张阁老脸色惊变不已,回眸对谭穗他们怒喝:“全员给我出去,方圆十里之内,不准有任何活物踏入,明白么!” “是!” 对于突然惊怒不已的张阁老,谭穗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,但依旧转身去执行这项命令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