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八十三章 宁小北 - 极品小村医

第八百八十三章 宁小北

此刻,不少学员已经开始寻找书生,想要探寻真是信息,其中一位代表性人物,就是书生的好友小战神,以特殊的手段联系书生。 结果喝得酩酊大醉的书生,全然不知,令小战神纳闷不已,还以为这个家伙出意外了呢。 狩猎第二天,清早。 书生起来伸了个懒腰,感觉腰间一张三寸黄符的异动,顿时眉头微皱:“嗯?小战神居然给我发信息,出什么大事儿了?” 言罢,夏雨也被他吵醒,揉着惺忪睡眼,嘟囔问道:“咋了,小战神找你啊?” “我看看,嗯,找你的!” 书生摊开腰间的黄符,看着上面出现的一行小字‘你在何处,速来铁血战神墓前一聚!’ 夏雨瞥了一眼,起身伸了个懒腰,无奈道:“你怎么知道是找我的啊!” “重瞳者经过昨晚的时间,绝对散发出去了,小战神肯定也收到消息了,估计想找我打听你的事情。” 书生活动着身子,拍了拍还还带有一丝醉意的脸颊,眸中恢复清明之色,很是肯定道。 对此,夏雨看向他: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 “那就过去见见小战神呗。” 书生低眸思索一下,觉得见一下小战神也未尝不可。 然而,夏雨却心中另有想法:“我想暂时还别和小战神碰面的好,等抢掠一万株灵药之后,再和他碰面。” “也行,反正来日方长,不差这一会,我给他回个话。” 书生当即点头,挥手抹去黄符上面的小字,转而书写上一行小字。 而就距离夏雨他们不远处的金发少年,低眸拿出腰间的一张黄符,看着上面文字,不由面色凝重嘀喃道:“我与重瞳者在一起,暂时不能过去,需要做一些事情,书生留!” “看来重瞳者的消息是真的了,不是谣言,越来越有意思了!” 金发少年收起三寸黄符,不由唇角微扬,对于天才谱上的小无良,莫名的产生一丝期待,渴望与之一战,好给自己带来压力,助自己修为再次精进。 而夏雨这边,他和书生又开始行动了,不过这次转变了地方,来到东边二十里外,开始洗掠这般的考核学员。 期间,书生也没闲着,在解决一人之后,收缴走人家的包裹,标注姓名,威胁半个月后会再来抢劫,令被抢的学员憋屈不已。 可当他们问书生名号之后,书生冒用夏雨的名号,令那些学员一个个脸色惊变,没想到自己居然遇到了传说中的重瞳者,顿时觉得自己倒了八辈子血霉了。 而夏雨这边,只见他坐在一颗参天大树上,随手拿着一颗半灵果,大口啃着,看着树下那堆人,如今烤着食物,在低声讨论着。 其中,围在火堆旁的一位俊逸青年,眉毛细长,鼻梁高挑,生有尖细的下颚,加上一双明亮如钻石的眼眸,时而闪着睥睨万物的桀骜之色。 此刻,只见他手持一本手工制成的书籍,在细细观看者,修长手指摩擦着页面,略显刻薄的薄唇勾勒出莫名弧度,似乎看到了非常有趣的事情。 而夏雨坐在一棵大树上,百无聊赖的继续啃着他的大苹果,看着俊逸青年拍着一件雪白貂皮披风,显得出尘冷傲,如今手捧一本天才谱看的津津有味。 对此,夏雨随手扔掉手中的果核,刚欲动手,只见这俊逸男子淡然出声:“上面的朋友,观察我等这么久了,不下来一叙么?” “嗯?有意思,居然能发现我。” 夏雨眼睛微眯,从树上一跃而下,出现在这五人面前。 除了俊逸青年,其余四人皆是面色一惊,回眸惊喝:“什么人!” “你猜我是什么人,都做好饭了啊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 夏雨看向烤架上的食物,有鱼有肉,不由上前自来熟的拿起一条烤鱼,用细白棍子串着,大口吃了起来。 而俊逸男子微微抬手,示意另外四人不要妄动,看向带着黑白面具的夏雨,不由淡然笑道:“人家远来是客,你等不可放肆。” “谨遵公子呵斥。”另外四人连忙弯腰退去。 此状令夏雨眼睛微眯,察觉到这个俊逸青年的不凡,不由大剌剌道:“你们不用这么紧张,我就来蹭顿饭,没别的意思。” “是么,一顿饭菜而已,算不得什么,不过带着面具吃东西多有不便吧,不如摘下如何?” 俊逸青年起身充满风轻云淡之色,抬起那令女人都嫉妒的修长白净手掌,如鬼魅般探向夏雨的脸颊,要摘下夏雨的黑白面具。 然而,夏雨一直在暗暗提防这个自己看不透的家伙,对于他的突然出手,早就准备,步伐微动,向后迅速退去。 “咦?” 俊逸青年发出一声轻咦声,没想到夏雨如此机敏,居然能躲得开他的攻击,令他不仅心中诧异,从夏雨的声音判断,他可以断定这个家伙,比自己年纪要小一些。 可没想到居然能躲得过自己的随意攻击,不仅令俊逸青年心中产生一丝兴趣,还想继续动手。 但夏雨却大喊:“等等,我师父说过,打雷不打吃饭人,什么事儿等我吃完饭再说。” “好!” 俊逸青年一甩身上披着的雪白貂皮,转身对夏雨拱手邀请进餐,令附近那四人心中惊异,暗暗打量带着黑白面具的夏雨,究竟有什么特殊之处,居然能让公子妥协,简直不可思议。 难道这个带着黑白面具的家伙,不知道公子的身份么? 然而,性格大咧咧的夏雨,也不怕食物有毒,当即大吃大喝了起来。 而俊逸青年斯文的小口吃着一些东西,但左手已经捧着他这本天才谱,看着上面‘小无良’的介绍,不由唇角微扬。 他淡淡出声:“不知小兄弟名号?” “问人之前,不应该自报家门么?”夏雨放下手中的鱼骨头,仰头玩味回应。 但俊逸青年眼睛微眯,不咸不淡道:“我的名号不值一提,反而我觉得小兄弟你的名字,很有意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