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七十九章 四院长夏雨 - 极品小村医

第九百七十九章 四院长夏雨

“继续检查,弄虚作假者,一律杀无赦!” 慕容无敌相信夏雨,既然他能看出有问题,那么必然有问题,当下凝声喝道。 两名战神得到命令,果断执行起来,将于下的玉瓶尽皆打开,发现里面空空如也,啥都没有,脸色顿时变了。 慕容无敌更是面色愠怒,低吼:“抓起来,弄虚作假,这要是放到战场上,不知道会害死多少人,带走!” “慢着,你们没权利抓我,我是四院的院长,再者说一院、二院和三院集体孤立我,一位理事都不派给我,让我四院如何交齐丹药?” 黑令挣脱出两位战神的束缚,弄虚作假,居然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愤慨模样。 这让清虚子脸色难看,道:“够了,你弄虚作假,事实摆在眼前,还敢狡辩?给我拿下他,等候学院发落!” “院长,你不能这样,我是四院的院长……” 黑令到最后还在怨恨夏雨他们,认为他成这样完全是倚天他们逼得。 对此,当慕容无敌抽出手中妖月弯刀,抵在黑令的脖颈之上的时候,他才噤声,不敢再乱喊乱叫。 此刻大殿所有人,皆是大眼瞪小眼,没想到发生这种事情,一番玩闹变成了一场丑闻。 对此,器院和符院的人,尴尬出声:“丹药必将不好炼制,而且失败还有危险,数量不够,也在情理之中嘛!” “谁说我们丹院交不齐数量份额,你们能交齐,我们丹院也能交够!” 倚天凝声道,令所有人面色楞然,想起二院还没爆出炼丹之数呢! 对此,三郎拖着几个超大黑箱子,从大殿偏门进来,对夏雨耳边嘀喃几句话,大概是说数量统计出来了。 夏雨当即出声道:“丹院之前作出承诺,我也说过,交不够丹药,提头来见,眼下我这颗脑袋,看来是抱住了,我丹院已经炼制出二百万枚丹药,补助一院、三院和四院的空缺,绰绰有余!” “什么,二院十多个人,半月能炼制出二百万枚丹药?” 不仅是符院和器院的人震惊了,连清虚子也被吓到了,这数量有些可怕啊,鬼知道二院这些人是怎么捣鼓出来了。 二百万枚丹药,平均日产量超过十万枚,这恐怖的产出量,真的是要打破丹院建立以来的记录啊! 偏偏慕容无敌脸色微变,低喝:“小师弟,别胡闹,丹药不够无妨,不能虚报!” “我夏雨既然之前作出承诺,及一定会做到,慕容师兄你若不信,尽可检验!”夏雨话语坚定道。 慕容无敌面色微变,转而说道:“检验什么,不用了,我相信小师弟你们的为人!” “我不信,万一他们二院弄虚作假呢,半个月十多人炼制出二百万枚丹药,我不信,你们会信么?” 黑令仰头大喊道,让慕容无敌眼露杀气,恨不得一刀活劈了这个乱说话的家伙。 对此,器院和符院的人微微嘀咕道:“既然二院的人如此自信,大家不妨检查一下,省的以后别人在哪这个事乱嚼舌根子。” “嗯,诸位,请便!” 夏雨和倚天对视一样,皆看到双方眼中的自信,明显没有虚报数量。 当下,所有人一起动手清点,立即点了出来,二百万枚丹药,一枚不少,而且没有次品,皆是品相极佳的上品丹药。 而且超过八成是增元丹和驻元丹,这正是慕容无敌索要的重点丹药。 对此,黑令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三个大箱子,里面的丹药全部都是真的,让他面色不甘,始终不相信二院能够如此变态,炼制出这么多丹药。 不过随即由倚天递出去的二院炼丹数量单子,交到清虚子手中之后,器院和符院的在此被惊到了。 因为产量最高的不是倚天,而是上次就名声初显的夏雨,此次又是他! 对此,清虚子的老手有些颤抖,哆嗦宣布:“丹院超额完成任务,产丹量最高的是……夏雨,产出……一百六十万枚丹药!” 哗! 在宣读声落下之后,所有人都震惊到了,皆是大眼瞪小眼,看向夏雨这名荣辱不惊的清秀少年郎,不明白这个家伙为何这么逆天! 这简直一个人挑了丹院所有人啊,而且简直是一个独自扛起丹院的大梁,这恐怖从产出量,简直就是妖孽,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啊! 对此,符院的老家伙,喉结蠕动,咽了口唾沫,底气不足的弱弱出声:“那个不会是填错了吧,上次这小子还是二十多万的产量,而且是一个月的,这半个月居然翻了好几倍,不会是产量后面多加了个零吧?” “不,我二院所有理事,包括从一院借来的那些学员,皆是可以证明,上面的产出量,没有一丝虚报,不然你认为凭借丹院以往的炼丹历史记录,能有这么高的产量么?” 倚天朗盛说道,顿时引起不少人附和。 因为几个院彼此都知根知底,自从夏雨这名新晋理事加入之后,丹院总体产丹量,都跟吃了大力丸一样,往上猛蹿。 这除了丹院出现妖孽之外,就没其他解释了。 所以所有人都开始注视夏雨,目光莫名的多了一丝客气和敬畏,不敢对这个少年妖孽,小看分毫。 对此,清虚子更是心中下了决定,凝声道:“由于四院没有完成任务,差额太大,而且还弄虚作假,暂时撤掉他四院长的职务,由夏雨接任,希望你们丹院到了月底,能交齐全所有丹药份额!” “哈哈,这个没问题,有老么坐镇四院,老肾虚,不是咱么和你吹,分分钟给你炼制出上百万颗金枪不倒丸,当你爽上天!” 焦崖子这不靠谱的老货,见自己最得意的学生,居然成为了院长,不由仰头大笑,转而蹦出一句令人无语的话。 对此,黑令却眼都红了,怒吼:“不,我才是四院长,他一个新学员,新来的,何德何能……” “押下去,再反抗一下,就地给我毙了,无需忌惮什么背景!”